一个累狗

lunar fiber,blue dust.

⭐️🌙☁️⛅️

(部分有参考照片)

:)




没有童:







    小学期最近像强迫症一样熬夜,事情没做完很慌,做完了也很慌,上周补考高数的时候报错科目了,坐在考场上两个小时,沮丧得像头膨胀的猪。
   我交完报告作业和几位老师缘分已尽,有老师给了我全班最高的分,也有老师只给了我65,幸好他回国了,不然我真想拿麻袋套了他的头打他一顿。
    家里的小孩们一直等我放假回家,我今天又失眠了,翻微信看见双胞胎问我要不要和大家视频聊天,都已经是上周的消息了,我一直都装作没看到。某天上厕所从镜子前溜达过去,一不留神瞟到自己,啊,一个颓丧又死气沉沉的大人,挠着胳肢窝,脸上挂着袋鼠蛋蛋一样醒目的眼袋,浑身上下散发出那种“商场买到劣质商品协商退货无果后:呃,那就这样吧”的气场……疲倦,沉重,又狼狈,被生活搞得勃起障碍似的,这样的东西怎么能让小孩们看到,太难看了。保持有趣是一件很难的事,展露不有趣是一件更难的事。我远远没有那么勇敢。




    今天看一个南方公园bot,小帽子劝爸爸喝一点点酒:
    “如果你一辈子都压抑自己的酒瘾,那你还是被它控制啊,你永远都学不会自律了。”
    “也许我的性格就是要么喝要么戒。”
    “不,走极端很容易,但是学会有节制负责任地喝才是自律。自律是发自内心的。”
    家里小弟弟上次因为剪纸作业剪不出好看的恐龙形状在哭,我走过去轻轻踹踹他的椅子:哎呀,不要那么拼命嘛!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,也还是很害怕露怯,总想要闪闪发光却力不从心。小孩们经常说:姐姐很好了,姐姐是我们最喜欢一起玩的人了!孩子们远比成人想象的要敏锐和体贴,他们经常能感觉到我其实在焦虑和害怕,然后反过来照顾我。
    虚长了十几岁,还是动不动自我克制到要发疯。其实我也还是那个紧紧攥着剪刀,因为剪不出恐龙在哭的小朋友啊。
    晚上收到一个问答说“谢谢你让我看到你坚持到现在,感觉给你加油的话已经没必要了,希望我也能勇敢起来自我接受,无论好坏”。突然很感动,虽然并不知道这位朋友是谁,但是这条消息让我突然感觉到,世界上的各个角落里,大家都一直在努力长大努力适应,我们都很了不起。
    不管有再多的磨难,人们还是有很珍贵的东西:叫作“再试一次看看”的勇气。




    近来快乐的事:认识了一些很棒的新朋友,热度源源不断从他们身上涌出来奔向别人感染别人的那种,简直是个太阳做的溏心荷包蛋!幸福也是一种病毒的话,我想要做这样的病原体。
    做不到也没关系。我也想踹踹我的椅子:哎呀,不要那么拼命嘛。
    剪纸作业有做就好啦,人有加油就好了,别哭了,没关系的。不要害怕。




(配图是火车上交到的新朋友,一个五岁的小弟弟。那天下雨了,他很怕雷吓得发抖,我翻包包拿了几个塑料玩具,和他玩了一会儿他就不哭了。他是个勇敢的小男子汉。)




速写画得6好厉害!我也要学!

大锤:什么时候才能吃饭?(试图关电脑)
根总:别急sweetie💕等我敲完这行代码 ​​​